伟德体育官方网站-美国变相驱逐中国媒体人:并非仅仅是什么“对等报复”

伟德体育官方网站-美国变相驱逐中国媒体人:并非仅仅是什么“对等报复”

陶短房 旅加学者

据媒体报道,3月2日,美国国务院下令,将中国新华社、国际电视台、中国日报、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和人民日报驻美机构中国籍雇员人数从160人减少至100人,减幅高达40%。尽管这一限令生效日为3月13日,但上述中国媒体需在3月6日前向美方通报去留。尽管美方不会强制遣返在裁减名额内的中国媒体人,但不会再发放记者签证,这意味着上述中方媒体人将不得不在签证期满前自动离境。

根据美国国务院的数据,2019财年美方共向中国公民发放了425个记者签证,包括公营和非公营媒体在内,即便按照这个基数计算,60人的减幅也已相当令人怵目惊心。

美国国务院所宣称的借口,是中国“长期以来监控干扰、骚扰美国媒体在华工作自由”,声称此举系“为建立早就该有的公平环境”,并声称“对媒体不对人”“只限制相关媒体人并不限制这些媒体在美采访活动”;而一些口径则认为,这是对中国2月19日驱逐美国《华尔街日报》3名记者所作的报复。

然而真是如此么?

《华尔街日报》2月3日刊发美国巴德学院教授米德所撰《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》一文,引发中方普遍愤慨,就此《华尔街日报》至今三缄其口,并未真正承担起应付的责任。对于这一事件,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并未“一碗水端平”,而是一味指责中国,这本身就无助于问题的解决;自2月3日至今,上述五家中国传媒也并未发表诸如“美国是真正的‘北美病夫’”之类“标题党”式文章,所谓“对等报复”从何说起?

至于针对“中国长期以来对美国媒体在华工作自由的干涉”,那么我们不妨再算一笔账。

早在1983年,美国部分国会议员就不断造势,要求中国在美官方媒体进行所谓“外国代理人注册备案”(FARA);2018年1月16日,参议员卢比奥和莱希等5人联名致信时任美国司法部长塞申斯,要求勒令中国所有官媒“必须在首页或ABOUT US明确注明自己代表哪一个外国机构的利益,在推特、facebook等社交平台、网上论坛和博客上也要作同样的醒目标注,以便美国公众迅速识别其言论究竟代表谁的利益”;同年2月,参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格拉斯利和众议员迈克.约翰逊拿出一份针对FARA的修改草案,内容包括“原本适用Lobbying Disclosure Act;可以豁免FARA注册的例外条款废除;授权司法部可以强制要求外国代理人提供必要的文件和证词;责成司法部制订强化执行FARA的全面方案;责成司法部监察长(DOJ IG)和政府问责办公室(GAO)就司法部是否切实有效执行FARA提交新的专门报告”,这项修改草案被普遍认为“意在针对中国”;上个月,美国国务院宣称上述5家中国传媒“并非独立新闻机构”,是“为特定政府和党派利益服务的”……很显然,此次针对中国5家传媒媒体人变相驱逐的行为,是早有预谋、早有铺垫的,美方利用被本国人普遍认为只是“口袋法”的FARA,多年来一直在按部就班地收紧、削弱中国媒体和媒体人在美采访的自由和范围,且正如多家国际传媒所指出,如此规模的、针对外国媒体的人员限制,在美国是前所未有的。

道理是明摆着的:美方长期以来有步骤、有预谋、有针对地限制中国媒体、媒体人在美正当业务活动,只是其最新、迄今最强硬的一步。然而正如《伊索寓言》中寒风用寒冷逼迫路人脱下衣服只能收获徒劳一般,用这种变本加厉限制他国媒体人采访权利的手段“争取采访自由”,只能是缘木求鱼,适得其反。

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,上述五家官媒中有在美机构雇员都是美国籍的,且其中绝大多数雇员是普通工作人员,从事的是常规技术性、业务性工作。美国国务院此前曾抱怨,3名被中方驱逐的《华尔街日报》雇员中,有两名美国雇员“未参与相关媒体文章编辑”,表示“不能接受”,那么,对如此多“不相干者”的“大开杀戒”,就可以理直气壮、可以被接受了么?既然宣称“对媒体不对人”,又何以要强调“这些媒体在美采访不受限制”,这究竟是要“对媒体”还是“对人”,或干脆自己也弄不明白要对什么?

上述驻美中国媒体的主要受众,是渴望了解国外信息的中国人;驻美媒体人的工作,是竭力为中国人收集、采访更多美国一手信息,以便令他们更直观、全面、客观地理解美国社会,不论从任何立场、角度去看待,这都是对双方有百利而无一害的。驱逐中国媒体人,对中国媒体在美正常业务工作横加限制,只能令中国受众所能看到、听到的美国信息更“失真”,这究竟对中国、还是对美国有利?

相信中美两国的大多数人都希望和期待更多的信息自由,希望和期待更专业、更生动直观、更多角度和多元化的媒体报道,但这取决于双方有关部门能否相向而行,多做“加法”,少做“减法”。(责任编辑:唐华)